学生停课家长难以请假的问题确实比较突出

2020-08-12 00:30

然而,现实是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和规定依据,学生停课家长难以请假的问题确实比较突出。人社部劳动科学研究所一位专家表示,相关部门应该积极研究办法,按照劳动者带薪假进行处理,因为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具有不可抗力。

当前,我国社区基本还停留在居住管理的初级阶段,无法满足学生和家长的诉求。学生放假要么是父母或监护人陪着,要么随父母待在办公室,还有一些家长无奈之下只能把孩子锁在家里。

景山学校副校长吴鹏介绍,学校从2013年起就开始制定临时停课教学预案。现在学生在家也可以按照课表在线学习。

数据表明,12月7日至10日,停课期间承担远程教育工作的北京数字学院的页面总体访问量为2614133次,日均访问量较此前一周提高2462%。

“布置了一堆作业,复课后要交的,孩子写一份,我们至少要判40份;每天如果有一次作业,几天下来就是100多份,一份作业如果需要1分钟来判,就是100多分钟。”

“我国社区应该提供空间,为孩子提供课下活动和辅导服务。”储朝晖说,学校停课确实为家长和监护人增加很多工作量,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系统设计。

他认为,停课期间应该安排学生自主进行一些感兴趣的学习,这对于转变我国的教学安排模式和学习组织方式是一次契机,应该充分运用。

北京市总工会权益部有关负责人则建议,可以将在红色预警有关方案中提到的弹性工作制纳入到企业与职工的集体协商中,由职工代表与企业商议后体现在规章制度中,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把弹性期间的工作、休息、加班进行详细的规定。

“18题你得了满分,你可以跟同学讲一下解题思路吗?”老师提问后,电脑另一端的学生通过网络开始回答。

近日,一些学校教师在雾霾停课期间的心声见诸报端,其中教师在复课后要加量批改作业、追赶教学进度的吐槽,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根据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学者储朝晖多年在各地的调研和与国外的比较研究,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最多可安排60%的时间学习国家规定课程,40%的时间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然而目前,应试教育的影响依然存在,一些学校基本没有学生自主安排的概念,家长也认为孩子一天到晚应该在校学习,这就导致停课对教师和家长都造成了某种观念上的负担。

21日8时,景山学校高三一班的语文老师李巧梅打开笔记本电脑,摊开教案,把周四、周五高三联考的全班试卷摆开,在仅有她一人的教室里等着23名学生上线。

“停课引发的问题和过去很多教育问题、社会问题一样,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必须从长计议、系统设计。”熊丙奇说。

截至记者发稿时,教育部给记者答复称:“鉴于此情况今后可能反复出现,为慎重起见,我们在研究更为科学合理的应对方案。”

针对这个问题,北京市人社局有关负责人说,目前预警方案中提到鼓励弹性工作制,但并不是硬要求,因此并没有相关的指导意见。

“因单位不停工,家长没有时间在家里照看孩子,尤其是一些年龄小、不宜独自待在家里的孩子,这个问题目前无解。”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部长石中英认为,家长在重度雾霾天请假或调休照顾孩子,应该得到用人单位的充分尊重和理解。

“这其实不是教学进度的问题,而是学校加班加点对学生进行应试教育的问题。除了空气污染,应试教育需要彻底‘净化’。”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很多学校担心学生停课一天就落下很多,哪怕一两天的停课,很多学校都受不了。

北京市教委最新统计,21日,全市约150万中小学生中,92.7%的学生在家学习。